常州龙泉印泥价比黄金 第六代传人:难的是坚守
中国网•山东2016-11-27 14:06:20

你知道吗?“中国三大印泥”之一的龙泉印泥就产自常州

  由璟玉堂创始,已有300多年历史,如今只有缪德根的璟昌印社还在做

  璟昌印社的前身叫璟玉堂,专制龙泉印泥,与漳州八宝印泥厂的石泉印泥、杭州西泠印社的潜泉印泥一起,并称“中国三大印泥”。

  常报全媒体讯 大运河汩汩而流,坐落于运河边 篦箕巷 38号的一座古色古香的璟昌印社,安静地承载着风雨变迁,留下了属于常州的宝贵财富——这个曾叫做“璟玉堂”的地方,吸收着如此美景与气韵,日复一日做着可以与黄金价值媲美的顶级龙泉印泥。它与福建漳州八宝印泥厂的石泉印泥、浙江杭州西泠印社的潜泉印泥一道,并称“中国三大印泥”。

  “一盒龙泉印泥,放在那里,别说三年五年不会变干,就是数百年,颜色还是那么鲜亮,闪闪发光。”璟昌印社社长缪德根说。

  文字 董逸 图片 夏晨希 通讯员 胡娜

  爱研究中药材、爱书法

  缪德根跟这行很“有缘”

  缪德根如今是龙泉印泥的第六代传人。如果没有遇到上一代传人刘顺昌,缪德根现在应该退休在家,继续研究着他喜欢的中医,为慕名而来的患者们坐诊看病。

  传承的故事开始于刘顺昌找缪德根寻医问药。通过长期的接触,缪德根了解到了印泥,并且在知晓了历史背景和文化内涵后,越来越为之着迷。“冬不凝固、夏不走油,立体感强、覆盖率强,这就是龙泉印泥的独特之处。”

  除了常见的红色,其实印泥还分黄、黑、蓝、白几种颜色。而最早,这些颜色其实代表的都是“ 药方 ”。“在古代,印泥就是膏药。红的是安神镇静、黄的是消炎。” 缪德根说。

  越接触这一行,缪德根越觉得“有缘”。“制成印泥的材料包含朱砂、藏红花、麝香、珍珠粉等,我本身就是搞中医的,在配方方面懂得更多,而且我平时的爱好就是写写书法,还在省里面得过奖。我感觉,我跟这一行很契合。”

  想想,用毛笔写一张 药方 ,再在上面加盖一枚印章,这张“充满感觉”的 药方 ,是谁都想在家里珍藏的。“我曾经这样写过一段时间,病人和药房里的人都要抢的。” 缪德根说。

  失传了200多年的秘方

  被他重新研究出来了

  做一方印泥要经过30多道工序。光是晒油这个步骤,就至少需要三年时间。

  “在我们厂的屋顶上,成片地铺满了要晒的油,经过长时间的自然风化,最后出来的,就是一层厚厚的、白色的膏状油脂,”除此之外,还有讲究的地方,“菜籽油、蓖麻油、茶树油要分别晒好,按比例混合在一起。”

  艾叶的提取步骤更加复杂。缪德根介绍说,要连枷敲、搓板搓、用手抖再加筛子筛。“艾叶性子很暴,所以要多打多敲,但是又不能太过,容易把当中的茎给捣碎。光是这样,也要十几天的时间。”

  最后就是制作。“所有的中药材要捣成粉,必须要先用脚踩,再用磨子磨、筛子再筛,最后用石臼捣,直至变成很细很细的粉,全部和到一起用油慢慢拌,边拌边看油色,再添加材料。大概连续要拌半个月,从液体变成相对的固体,印泥就做成了。” 缪德根说。

  几十个人抽丝抽了三个月,就提取了二两多点藕丝

  缪德根一边跟着师傅学,一边自己看书琢磨研究。“我从书上看到,藕丝可以用来制作印泥,而且做出来的都是极品。再一查印泥制作方面的资料才发现,原先真的有这种方法,但已经失传了200多年了。”

  既然有此秘技,一向爱钻研的缪德根当然不肯就此错过。他开始自己着手复原制作方法。第一个难题就是提取藕丝。

  藕丝的提取难度有多大?“一根一根抽,几十个人抽了三个月,一共弄出来二两多点藕丝。“如果说艾叶做成的印泥数百年都不化,那藕丝就能达到上千年。”

  好的 印泥价 高,却连付人工费都不够

  在璟昌印社,质量最上乘的 印泥价 格可与黄金媲美。目前市场上的极品印泥,上千或数千才能购得一两。不学书画篆刻不懂印泥的人可能很难理解,印泥为什么那么贵。“光是抽藕丝这一块,一个人一天的工钱就是100元,几十个人抽3个月,你给我算算这笔账?”

  坚持手工制作,选用上乘材料,缪德根这么做,为的都是龙泉印泥的名头。“如今,只有我们一家印社从头到尾始终保持着手工制作。在书画界,用我们的印泥是一种象征。像傅抱石、徐悲鸿这样的大家,用的都是我们的印泥。傅抱石的女儿看到父亲用的印泥盒子,还专门找到常州,来璟昌印社取我们的印泥。包括前段时间G20 峰会,都是指定用我们的印泥。”

  “要做就做一流的、上乘的印泥。这块牌子,只能锦上添花,不能搞砸。” 缪德根说。

  做这一行,“搞的是兴趣,玩的是心跳”

  “如今,购买印泥的顾客,也只有书法爱好者和书画家了。”市场面如此窄的小众产品,要经营下去,困难不止一点点。“一盒印泥,就算经常使用也能用上三五年,如果用得不多,真能用上一辈子。”光是这一点,就让印泥的销路成了解不开的难题。

  于是,从市口腔医院退休后的缪德根又重新做起了中医。从2000年开始学习,到2008年师傅过世,他就接过了这块牌子。“做印泥没办法盈利,我赚的钱都补贴在这上面了。”

  缪德根一直自称“搞的是兴趣,玩的是心跳”。如今他把这项技艺传给自己的侄子,“学习的过程虽然复杂,但是更难的是坚守。”

大家都爱看
0531-88556593 回顶部